上海带来的破败
heyes 牛  2009年4月15日
 
    此次出行上海,有一种没落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一种无法掩饰的破败感觉,能够体味,却无法描述和复制。
    归来时坐的是动车组,在座位后排有一对父子,父亲满头白发,儿子黑而有力,虽然很难看仔细父子的表情,但一口熟悉得乡音让我识别了一个老父亲远赴上海这个都市看护孙子的事实。本来并没有注意,因为听到儿子打电话,孙子因为爷爷走而伤心,我倒是很安慰似的。可接下来的时间,我的耳朵里充斥的话语,却让我无比厌烦这个黑而有力的河南儿子。
    可能这种破败的感觉来源和终结就在这里吧
    儿子第一段话:好多人都不愿意跟河南人打交道,特别是做生意,一听是河南人人家都躲着你,父亲:河南人咋了?儿子:河南人名声不好,上海还不明显,深圳一听是河南人人家打工都不要。现在河南人不行,河南人太差劲。父亲:。。。。。
    我不知道这个河南人的儿子有没有替满头白发的老父亲的唯唯诺诺考虑过,是否为老父亲心中的乡土情结考虑过,只知道父亲对他的言论保持了沉默,他那激昂的语调,似乎他因为在上海工作安家就不是河南人了。老父亲也许曾经以他为傲,可是他忽略了这个中原土地黄河河畔养育的父亲对自己的土地有怎样的深情,只不过他的时代过去了,只能在大都市上海工作生活的儿子面前唯唯诺诺,忍受着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生长的土地的贬谪和不屑。
    儿子第二段话:龙(孙子的名字)回来了,他妈可能得加班,我一走她更忙了。父亲:那他吃啥?儿子:冰箱里啥都有,面包牛奶都是现成的。父亲:让孩子光吃面包会行,营养不中吧?儿子:你知道那一个小面包多少钱?二十几块钱呢!你以为是你平常买的一块两块钱的那种面包哟,那面包能吃?光那一小兜你知道多少钱呐,一百七十多块呢!这消费大着嘞!父亲:都恁贵?儿子:质量不一样,一分价钱一分货,上海的东西虽然贵就是好。你穿的袄买他们穿的十件,两年了吧,基本上没变吧。父亲:就是太贵了,再好也不能恁贵呀。我看咱那买的也不赖。儿子:质量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不能拿你穿的袄跟他们比吧,不是一个档次的。父亲:。。。。。
    我不知道这个儿子在上海什么地方发财,我也不乐意去打听,我觉得即使是百万富翁,亿万富贾,也不必要如此认为自己的现在的生活与生长的土地有这么多的对比,家乡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值一提?我的悲哀的没落因为这段话似乎又增进了一层。我不知道上海这个都市我是不是还要长期来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对上海有了一种敌对,是环境破坏人的质朴。还是人自己选择了依附环境,我莫能辨别,我只是骨子里对上海有了更多的破败的印象。这印象就如我从即将降落的飞机舷窗,看到的竟然是破败而渺小的上海一样,完全没有世人目光里的光鲜与华贵。
    莫名的下了决心,无事尽量不去这个城市,即使去也不再乘飞机来看这个城市,我忍受不了这份破败的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