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味洛阳

heyes 牛  2009年4月6日

    写过很多城市的风土人情,现在坐在洛水河畔,看着夕阳铺洒,温暖随水气氤氲传来,才发现从来没有写过河南.心中不免有种失落,或者说是一种喜外沫他的情愫,细细想来中原才是自古不凡的文化之所在。

    于是我在晌午出发,从郑州来到洛阳,一为散心,排遣内心无法抹可的寂寞;一为写作,写一篇中原之中我为之神往的都城。我并不以写作为生,却为写作而寄托没落。我与写作或可相依,同为精神所获。

    牡丹尚未在古都盛开,倒是有不少的布艺假花率先绚烂一气,占据了洛浦公园和国花园的风华。我嫌这花太过假饰、单薄,无法将神韵之美传递,想要驱使,却想起自己也不过是个过客。

    洛浦公园沿洛水而建,绵延数十里,将洛阳新区老城一衣带水连在一起。抬头西望,夕阳灿烂,将洛阳新城的建筑镶嵌在金壁辉煌之中,低头东眺,洛水东流绵延不断,将我头痛的心绪捎些去,倒是一得。

    斜阳铺就的金色碎影散在洛水之畔,映照着洛阳人的悠闲,文明古都的雍容因为经济的原因逐渐没落,却冲不走这新街道上高贵的行人,这高贵不在乎衣着,不在乎吃喝,是一种骨子里的雅致。洛阳是我的洛水之带,虽并未写过却从未忘怀,走遍山川溪流,叶落归根的情怀依然锁住了洛阳,无论岁月更迭,她也是唐时东都魏时风尚之所在。

    写到洛阳似乎不能不写龙门石窟,但似乎至今我对龙门都一知半识,不愿向他人游说。那两山一水的幽然所在,那一尊大佛的尊严,那东山一坡比不过西山一沟的魏唐辉煌石刻,大度中又岂只是神秘,又岂只是文化之所系?灵魂中人最容易遗落一些东西,在过去的事物景色里,这与景色之美无关,正如我的写作与此时周边熙攘的人群无关。

    虽已过中原的三月三风筝之魅,但晴暖风和,还是在淡蓝红黄的天际上影印着形态各异的风筝,不管放风筝的人是谁,传达出来的却是不可泯灭的慵懒和悠闲。

    对朋友说,我若生女,会让她来洛阳,会给她买个房子,让她在这里成长,吸纳洛神之形态,汲取才子之情怀,优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