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酒会之我见生活/恨恨而死与默默而进

    草径摊败,踩出广场的拥挤;天台通透,诉诸展厅的沉闷。
    步梯无法承载贵宾之重,遗落了一地鸡毛之轻。去洗手间,喧闹关在门后,你能看得到盛妆背后的疲惫。回家的路上,堵的不是汽车是人群,缺的不是座位是立足之地。
 
幸与不幸
    然而一天之中最闹心的不是晨起的疲惫,不是锣鼓喧闹,不是满目浓重,不是摩肩擦踵,却是这长久的仰盼之后,归途中同路人的忿恨——他们因为鸡毛蒜皮破口大骂。
    直到这时,我不得不承认,这不仅仅是文明的盛事,人们欲望的恣肆汪洋也绽现无疑。更多的是对同类的可悲,一点不夸张地比喻,这群不得已挤公交的人像暗虫一样纠缠着乘上车,又因为睚眦互相撕咬。司机只是漠然,至少他还有拖着一群等待者拼命疯跑的权力。
    看,我也不可救药地因此恨恨不平了。鲁迅早说,恨恨而死者只是自暴自弃的根苗,其实只是缺乏改造自己和世界的勇气。忽看同事在我们的展位中席地而坐,不闻人声鼎沸,不问红男绿女,醉心于手中厚厚的图书。
    人生不如意之事常十之八九,倘若处处悲观失望痛心,是没有前途希望的。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说一个民族的容忍度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这个民族的文明度,一个人的容忍度代表了一个人的修养素质与内涵深度,动辄恨恨结果便是平庸,发现不平加以正确引导便能达到改造。到此为止,离成功最近的路,就是排除周围人的影响,与世界上优秀的灵魂对话。

来来往往
    无需长篇大论,举手投足间,一个人的妍媸必现、高下自明。我只把现场看到的花絮列如下,个中滋味,读者咀嚼。
    一位男士左右看过何视展架之后,静静走到接待人员面前,递上一张名片,示意领取一本形象画册,服务人员忙招呼搭讪,此人却还是并不言语,看那张名片上,一无浓艳的颜色,二无夸张的字体,三无隆重的职位,只是在右下角,小字艺名和电话号码,原来是久闻其名的设计界前辈,他的名字,按照他喜欢的方式,在此隐去吧。
    一位背满行李的先生走到何视服务台前,急不可待地指着桌上半瓶矿泉水,看来是渴坏了,正好我们展位的水还没有来,但是他执意要喝这半瓶中的矿泉水,服务人员不好意思地说,这瓶喝过了啊!可是这位先生丝毫不介意,摆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大家都是心态健康的人”。服务人员只得用一次性水杯倒了一杯递给他,先生喝完后千恩万谢,我记住了这句温暖人心的话。
    一位香港人来到何视展台参观,与接待人员亲切地聊了很久,虽然语言沟通并不方便,但是从他坦然的表情可以看出,河南和家乡在他心里并无二致,他个子很高,时不时向上看展架的眼神中充满了敬意。一位老先生,点名自己是收藏爱好者,他一页页认真地翻看何视画册,恳求服务人员赠送。一位大包大揽的外地客户,拿着公司设计过的产品坐到何视方凳上长出一口气,看来寻找已久,他惊奇地一再询问我们公司地址,怀疑我们在郑州,我知道,这已是最好的嘉赏。

Heyes琼手记:用一只半的耳朵和一双劳累的鞋 俘掠整个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