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视有约/巧克力•橙印象










     乔成,巧克力·橙,插画艺术工作者。应何视之邀,5月9日下午,与设计师座谈。

     衣着简单整洁,貌似一个与艺术无关的人(heyes肆语)。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PUMA包,他的衬衣最上面一颗纽扣都系着,在这个闷热到30多度且没有开空调的狭小写字间里。他安坐在我们这群对插画领域尚显陌生的人中间,可见生活之简约与创作之一丝不苟。
     我们在等待他到来之前,怕他会滔滔不绝,将周末习惯性的疲惫加剧。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寡言,与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稚拙。也许正是这种本真使人折服,平时的七嘴八舌已经变得鸦雀无声,如此随意而内敛的表现恐怕最能使所有眼见的浅薄张扬者噤声。
     他回答提问时,眼神专注而凝重,似乎他在看并未发问的人,又似乎他任何人都不看,只是专心思考而已,这使他的明目略显黯淡,但两蹙剑眉浓而有力,执著淡定。我没有记住他什么代表性的话语,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强调个人意识、说教布道的人。经历被他三言两语点过去了,竟然连一句本可以拿来夸夸其谈的成绩都没有讲,亲切谦和的面孔时而浅笑时而沉默,一再向人证实:巧克力·橙就是这么个简单的人。    
     从始至终,他压根没有发表什么慷慨激昂或故作深沉、喋喋不休的言论。不循章节的散打式提问,也淹没在无边无际的创作随感之中。事实给予的答案告诉你,不用担心,他记得你的提问。他带来和大家一起欣赏的作品前所未见,一个个变成了课堂里的小学生,谁也没有起身去加水,或者悄悄低头看一下手机时间。
     根本没有必要再去抓设计师们的注意力,事实上,我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何总却是一如往常地微笑着,哥两个时不时出乎意外的默契调侃使气氛变得如同办公室的橘红色沙发一样松软舒适,同时振奋神经。如果说收获,借用一句滥俗的话,只可意会。只能说在那个闷热的下午,我的感觉是如沐春风。(heyes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