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走山东

                                                                             工作室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意是要好好的将项目打个结,交代清楚,顺道去看看黄河湿地,可耐不住胶东半岛的顺手拈来的风景,我们在外逗留了一周。直到今天,才回到家,才坐下来,处理并不纷杂却烦乱的事情后,想写个告白,以恕我奔波之疲累。

        我是随心所欲的决定了东营之行的。因为长时间的内心疲累,我想找到一个放松的理由。刚好有这么一群朋友,可以给我一个理由,毫不费力,任我发疯。于是,我们在下午3点出发,带着所谓的任务,一行六人,出发东营。路上有很多燃烧秸秆的烟雾,带着烤玉米的香味。土地整理出来,大面积的棕黄,在落叶之后的杨树林间隔中,有着梵高笔下的气势。还有成熟的水稻,浅黄金黄,在稍有波折的土地上,天空中是镶着金边的云,流动着一种收获的风景。我越来越理解梵高的东西,其实他的内心真的很纯粹,他的画从不矫揉造作,只是对纷杂的世界里的躁动变化过于敏锐。

        不到六点,天已沉昏。夕阳圆圆红红,像极了咸鸭蛋,喉咙里有点兴奋的苦涩。

        到东营已经临近十一点,朋友守候在路边等我们吃宵夜,久别重逢,有种酸酸的快乐。可能因为项目的原因,朋友也瘦了。很晚才回到宾馆落脚,却又回家的安宁,期待第二天的工作。

        上午在东营的办公室里忙活一上午,整个做了一个交换空间;下午去黄河湿地芦苇荡,差不多来回二百公里,阳光很好,一路灿烂,只是芦苇荡在路两侧,我们少了停驻的欣赏。不过,夕阳下的芦苇,洁白嵌着霞光,把画中的人简化成了剪影,短暂的寂静。

        晚上大家去办公室继续工作,我帮不上忙,便和朋友一块吼歌。午夜的东营,只有小摊贩在卖麻辣串之类的小吃,我有点疯狂,却一直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心境。凌晨2点去探班,大家饿着肚子却很兴奋,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半,等到曙光照进来的第一缕,这个空间将会与众不同。黎明六点,东营的所有建筑在霞光下成了坚实的背景,偶有早起的人声传来,工作完成,又是一个好天。

        从东营动身去青岛,已是下午五点,我们踏着夜色潜入,又披着夕阳而出,这是一次没有白天的造访。

        青岛离东营差不多有300公里,我们在石老人景区的一个别墅酒店住下,携程帮了我们大忙,这个时间旅游高潮过去,距离海边50米的房间才200元,相当优惠了。在夜间的青岛行走,穿过条条复杂的街道,我们终于在9点钟找到了云霄路的一家即将下班的海鲜酒楼,这里的海鲜种类繁多,价格还算公道。夜里的青岛云霄路,一点也不繁华,这里的餐饮差不多9点半就下班了,我们路经一家主题酒店,心生好奇,就跑进去参观一番,房间又小又矮,有点憋闷,居然还要140元,比比我们的阁楼房间的位置优势,相去甚远了。青岛的夜海风很大,海浪拍打着礁石,月光铺洒在动荡的海面上,像极了洒落的玉兰花瓣。 有人躲在海边的车里看海,倒是浪漫。

        我们住宿旁边的海,有很大一片沙滩,礁石很高,有人在凌晨未涨潮时上到礁石上钓鱼,一直到中午海水完全退潮后再下来,想来收获颇丰。我贪睡未能早起,回来看到他们拍的凌晨5点钟石老人下海的晨景,色彩斑斓,很是壮观。上午九点一直到下午2点,大家都在沙滩上玩,不用思考,不用计较,触目之间,全是大海,看乐同学兢兢业业创造自己的小海,看星同学摇晃着走在礁石之上,看大家兴致勃勃赶海玩沙,我的疲累变成慵懒,不再说话。

        再次踏上旅途时,在青岛大学外的街道上起伏前进,山道很好,让我们更好的认识青岛这个有山有海的城市。青岛填海而建的楼房蓬勃耸立,我们看到海岸线被水泥做的坝墙生硬改变,很多贝类被冲击上来,在水泥石上密密覆盖,一个戴着头巾的妇女用手中的工具获取着这些很新鲜的贝肉。

        我们沿滨海路向日照进发,路过一个小县城,很安宁,山脚下有很多柿子树,橙红色的果子在暮色中也能看出美来。迎着路的远方是一道山,山上仿佛没有什么植被,石头裸露着,有点像去敦煌路上看到的山,只是这里的山脚却是一片葱茏。

        日照的碧海路是沿海而建,海滨浴场一个挨着一个,我们吃着从路上买的甜脆的柿子,一边欣赏着夜光下的海,路边有很多渔家自己打了海鲜现买现做。在万平口海滨浴场停下,这里的沙滩上靠近路面的沙子很粗糙,再往海里走,越来越细,沙滩也越来越硬。乐同学拿了买来的海螺,放在耳边,听海风呼啸,我说乐同学听到海的声音了,他认真的点头笑着。

        在靠近市区的一个农家饭馆吃饭,看到老板娘很爽朗,顺便请她帮忙给浩子在附近找个家庭旅馆,旅馆很干净,才30元,背包族旅游的话,真的很划算。

        终于真的开始返程了,晚上九点,我们向郑州行进,高速路上是一个个距离日照不远的小城市路牌,我们犹犹豫豫在距离曲阜100公里的时候,决定拜谒孔子,顺访客户。从曲阜下高速后,一条迎宾大道直至旅游集散中心,不由得相信这里年1100万游客的事实,这里应该是最早的对外开放的景区之一吧。

        早上9点,由客户陪同,除我之外,大家开始了三孔的朝圣之旅。乐同学真是有灵性,到了这个地面,居然全部自己走路,像个小大人一样用脚丈量着圣人的足迹。我从旅游集散中心出发,沿静轩大道一路西行,到达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渊源深厚的学府里看不到更多的文艺气息,相较我在日照看到的分校的个性化氛围,这里多了更多的说教式规范。从北门出来,是一条街道,我沿着这个街道闯进了县城居民的领地,每一个小院都或多或少有些墙砖黑瓦的古朴,爬山虎缠满了临街的墙壁。往南一拐,就走进了菜市街,好吃的大煎饼在这里才一元钱,还有高尖馒头,还有好多本地的售卖方式,很有意味。

        半壁街就在菜市街尽头,古朴的墙砖一排溜的围筑成孔庙的外墙,墙内古树繁茂,墙外大树下有很多椅子供人短暂休憩。穿过万仞宫墙的圆弧形城门,过了桥,我的曲阜之行也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