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净土
行业   茶,自然农耕
业务   全案规划
服务
品类定位/文化创建/品牌视觉系统/执行导入/包装规划设计
项目背景



       
        沿着这条紧贴着水流的路,逶迤前进,走向一个自然的田园。



        第一次踏上这片松林深处隐秘的道路时,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尘世。



        穿过松林,下望来路,披着浅雪的世界,已经换了模样。

        于是,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的拜访,山中静住的日子,采花摘菜,赏雪吃桃,得一净土的项目合作尚未开始,我已经将自己活成了山里的主人。








        跟着主人的脚步,行走在这一壶日月照的见的净土,心静如水。
        满脚的泥土,找个山泉流下来的沟边,坐下来,边洗边聊,将岁月的日影拉长。



 茶园主人,是土生土长的信阳人,十数年的在外打拼,终不忘信阳茶的味道,这是故土的乡根。

        每次回到家乡,在很多茶园深处行走,看到的是,随着商业化规模化的大面积普及,农药化肥的无节制使用,茶树没有了草木相伴,没有了腐殖质丰富的土壤,没有森林生态的遮蔽,多了水土污染、重金属和农药残留,人为过度的加工。
        茶香不论,茶性不查,一直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茶味,早已被冲淡。本是养人良品的信阳茶,正在逐渐失去山野朴雅之气。
        在大规模农药化肥侵害的土地之上,在看似青山绿水的茶山之间,寻找一块净土、一杯好茶,几乎成为奢望。 要想追随信阳茶往昔的口感,必须解决茶青的品质。只有放诸于自然,不借助化肥农药,复原土地山峦自然的环境,干净种茶。

        向自然讲和的时间到了。


      向自然讲和,成本很高!
        依循阿郎自然农耕的种植方法和共生理念,采来车云山上的信阳本山茶茶籽,用古老的“秧毛窝”的方式,在可以种茶的地方种茶,一点点播种。
        之所以选择本山种,是因为每个品种经过长时间的选择之后,都会对应一种理想的土壤,最佳地表达它的特点。地域茶应有的品种香和地域香,是茶树与土壤、气候、地域植被的长期互为影响,并在多元化无污染生态小环境中,得以凸显——茶叶中充满了土壤和茶树周围环境的记忆。
        做一件事情,不是为了用一种方式去否定另一种方式。只是因为对净土守望的执着,而愿意尽己所能,缓缓慢慢,种出一片茶园,听鸟鸣虫叫奏响四季,看草木自然万物共生。



        用最简单的方式种茶,没有营养钵,没有防护膜,没有快速催生的任何元素,简单到不施肥不打药不除草,只有自然的四季雨露,才知道,简单,才是最难的事。










        朋友圈里到处是世外桃源的仙人模样,而实际上,真正做着的,是不断地资金投入和辛苦的劳作。从这里出发,好好赚钱,再回到这里,把赚来的钱一点点在劳作中花完。这里落下的每一滴汗水,已不是水,而是山外的艰辛,山中的甘甜。



        有温度的时间,在这里拉成了四季,化成了一日简单的三餐,和日落后伸手不见五指的星空家园,让心洗尽尘世的繁华,显出富足的安宁。



       保护自然,才能得到自然的保护
        十数年抛荒的土地上,经过5年自然农耕种植的坚守,终于得一净土  。山上的生态多样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方圆几十公里面积最大的野生杜鹃群,一百多棵树龄在50年以上的野生茶树,大片的毛竹林和楠竹林,多达上百种的野生中草药,更聚集了大量的野生动物。
        总有村民上山说,野猪太猖獗,把庄稼毁坏了好多。得一山上有很多野猪,但蔬菜粮食没有任何损坏,为什么?跟踪野猪的蹄印,发现,野猪刨食的是被称之为野草的商陆、苴麻、葛根的根茎。万物共生的好处由此可见一斑。





        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生净土,得一,已足!

       

        剩下的,只有等待时间,在一壶日月照的见的净土上,养育出一杯行走草木间的好茶。
        2018年,SGS送检结果显示,195项农残检测指标全部为未检出,重金属含量更是远远低于国家标准。


        得,一净土,得,一好茶!
        
        有了净土,才有好茶!
        不给土壤一丝一毫的人为伤害,茶树、竹园、林木并茂,在日光漫散中,不遮挡东升的太阳,不浪费西落的夕阳,用有温度的时间,等待茶树成长,茶叶才会有干净的滋味。










       
        2018年开始,得一茶园开始以信阳本山茶的上品品质标准,采摘最干净的茶青,用最适合茶青的方式制茶,出品产量屈指可数的有限的得一好茶,分享“好茶养人,清宁上贞”。